有了他们,防疫的声音传得更远了!

        时间:2020.02.1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派翠克


        1905电影网专稿 69787块,这是2019年底中国城市院线电影银幕的数量。但在乡镇和偏远地区,还活跃着一批放映员,他们一人、一车、一喇叭,将电影送达到城市院线无法触及的角落。



        闲暇时节,这些放映员们在乡村文化站、厂矿集合区、城乡结合部为观众们带来精彩的电影;在农村赶集逢圩、庙会族祀、农节庆典的时候,又和其他活动一起营造浓厚的氛围。



        但在非常时刻,他们则驾驶着放映车,及时传递最新消息,仿若现代的骑士。


        疫情发生后,许许多多的公益放映员暂停了放映活动;然而他们的放映车却仍然驶向偏远的牧区、崎岖的山路、分散的村落当中,力图通过“流动喇叭”让疫情防控的相关内容传达到家家户户。


        我们联系到了四川和内蒙的放映员,在他们赶路间隙拨通了电话,聊一聊他们这段时间的经历。


        这些放映员们披星戴月,从往日里的热闹变成如今的独行侠客。其中一位放映员说:“我能做的事情就这么多,当然要行动起来。”但他们和他们的放映车一起,成为了这个时候偏远村落里最重要的声音,让村民们做出改变,珍惜健康,热爱生活。 以下就是他们的故事。


        1


        四川省和成都市连续多年排在全国各省与各市年度票房收入的前10位中,但四川却有3130余名农村公益放映员遍布巴蜀大地。这些放映员中,有村干部,也有商场超市的员工,甚至还有乡镇医生。


        王世珍便是这3000多位放映员中的一人。和其他放映员单枪匹马不同,从1987年开始她和自己的丈夫陶洪组成“夫妻档”,到现在已经在乡村里放了34年的电影。 电话中的王世珍声音年轻,说话也是直接干脆,短句居多。她的微信头像,便是一张自己靠在放映车边的照片,脸上洋溢着快乐。


        放映员王世珍


        她所在的攀枝花市位于四川省的最南端,被横断山脉、大凉山、大雪山包围着,散落着不少村镇和民族乡。王世珍如今负责仁和区的放映,在她的放映范围内,还包括6个彝族村。 往年的春节,王世珍总是非常忙碌。除了放电影,白天她会帮老乡们做家务,还会帮着做饭。丈夫陶洪也会帮老乡们干活。放完电影,夫妻二人会和老乡们一起跳舞,人又多又热闹。 这样的日子,往往是一次要去4个或者8个村子放电影。每次去到自己负责的村镇,王世珍干脆带上了帐篷,晚上就地安营扎寨,做一顿饭,第二天收起帐篷奔赴下一个村落。


        王世珍丈夫开放映车


        但这个春节不太一样了。1月31日,在暂停电影放映后,王世珍决定加入宣传队伍,去到攀枝花的这些村镇里,进行防控疫情的宣传。 “反正我们是干这行,就喜欢放电影!放了几十年电影。心里就想到要帮政府宣传,出一点微薄之力。”王世珍的话朴素有力。“这是我们夫妻的义务。” 放映车喇叭声音大,王世珍也特地把车子开得慢一些,确保村民们都能听到疫情防控的知识。为了能覆盖更多的地区,她每天要和丈夫开100公里的土石山路。


        防控疫情宣传车


        看到村民们买菜、去地里面干活,王世珍不太放心。“我说要把口罩戴起。他们村民都说没有口罩,我说那我教你们做吧。”她笑称自己家屋里面人多,都能干,出门的时候还带着自己做的口罩放在车上。


        王世珍教村民自制口罩


        采访王世珍的当天恰好是元宵节,她仍然不休息,继续上路,让更多的村民们做好安全防范意识:“只要跟着工作路线走,村民们都听得到!我们一定要宣传好。”


        2


        攀枝花位于四川省和云南省的交界处,居住着42个民族,44个乡镇的351个行政村中,有103个少数民族行政村。这些少数民族村镇大多散落在山中,海拔最高的定居点达到了2600 米左右。


        攀枝花乡村风貌


        安顺国便是一位负责距离攀枝花市区156公里的盐边县的电影放映员,而且是位土生土长的彝族人。 拨通安顺国电话的时候,听筒传来了阵阵音乐声。这是他独自开在山路上时的消遣方式。他自己的孩子不太放心父亲独自开车走山路,但把这条路开了无数遍的安顺国还是拒绝了孩子陪同他的要求,选择一个人慢慢地经过这些村镇,让村民们听到汉语、彝语的防疫措施宣传。


        流动放映车改成防疫宣传车


        “武汉出现这些疫情,我就感觉到我们这些地方有点边缘。山里边吸收不到很多信息。我担心大家可能听不到外面的信息,再加上我本身放电影,对这些山上山下哪里有啥子我比较熟悉,我就觉得应该开着放映车把这些信息到处宣传。”安顺国这样说明自己要加入志愿宣传的原因。 已经放了11年电影的他当初是主动报名,通过考察和培训才成为的放映员。对于这份工作,自觉有种使命感。


        安顺国放映工作照


        从卫星地图上看,安顺国负责的共和乡在雅砻江畔的山里,17个在山沟沟里的村子通过崎岖的道路相连。他负责的另一个红宝苗族彝族乡在共和乡的西边,更是地无三里平。离他家最近的一个村共和乡纳底河村需要他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 “我们少数民族有些听不懂普通话的。很多老人,普通话说的这些含义他们不懂。所以看到了我们,可以跟他们讲起,听我解释。”安顺国这个时候才告诉我,他也是少数民族,防控疫情的宣传更少不了他的一份力。


        放映车正在播放彝语版防疫措施宣传语


        疫情防控的宣传自然和放电影不一样。以往放电影,安顺国经常出现在当地各种庆典上,村民们办酒,也一定要请安顺国来放一场电影增添喜庆气氛。但现在,他只能开着车在公路上转,务必让村民们都听到相关的内容。 “现在总觉得我们有这个责任,所以不能去别人家吃顿饭,喝个水。我不能。”


              曾经哪里热闹就会出现在哪里的安顺国现在觉得有点冷清。但是他相信,过了这段时间之后,乡村一定会恢复往日的欢歌笑语。“我觉得现在我就是应该干,赶紧去,走到哪里也不觉得累。”安顺国这样说,挂断电话他又要上路了。


        预告:之后,小电君将继续讲述内蒙古牧区更多奋战在防疫宣传一线的电影放映员的故事。


        文/派翠克